清圆

【all金/安金】都说了我是beta没有发情期了啊!02

灵能海带:

虽然标了安金然而这章安哥都没有出场_(:з」∠)_安哥不哭金宝最后肯定是你的!
大家要不要来猜猜每个人的信息素都是什么味道的啊
_(•̀ω•́ 」∠)_










生活就像巧克力,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的。


这句话送给现在的金。


“为什么你一个alpha会跟我住在一起啊!!”


金冲到嘉德罗斯的面前向他崩溃的大吼,嘉德罗斯不悦的皱了皱眉,伸手掐住了金的脸。


“吵死了渣渣,本来就是只有omega有独立的宿舍楼,alpha和beta可以混住,你到底有没有看新生须知啊!”


金被他掐的一痛,挣扎着想去掐嘉德罗斯,但是被嘉德罗斯躲开了。两人争执了一会,金终于从嘉德罗斯的魔爪中逃脱,揉着自己的脸嘟囔。


“我本来就不喜欢看文字类的东西嘛……再说又没想到会跟你分到一个寝室。”


金悲从中来,深切的为自己即将逝去的大学时光而悲哀。



嘉德罗斯是金初中时的同学,是个跳级的天才,年仅九岁就上了初中,据说家里还很有钱,简直是人生赢家。


金刚开始对嘉德罗斯的印象也就止于这些,顶多在嘉德罗斯做出他不会的题时感叹一下当代儿童的创造力,顺带膜拜大佬。但是突然有一天,老师把嘉德罗斯放到他旁边做了他的同桌。


“嘉德罗斯同学很能激发别人学习的积极性呢,金你向嘉德罗斯同学多多学习,把成绩搞上去,嘉德罗斯同学你也帮帮金,别让他拉咱班后腿。”


地中海班主任语重心长的叮嘱坐着的面前的两个金毛,嘉德罗斯深沉的点了点头,班主任满意的走了。


金转过去打量着嘉德罗斯,觉得他长的还挺好看的。


总之还是先成为朋友吧……


“我叫金,这个你应该知道吧……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要成为好朋友哦!”


金朝嘉德罗斯伸出手,交友意味非常明显。嘉德罗斯却不屑的转过头,看起了书。


金:……???现在的孩子这么酷的吗???


示好没有被对方接受,金只好尴尬的把手放下,拿起一旁的笔转了起来。然而金刚翻出几个花样,手里的笔就被嘉德罗斯打掉了。


“渣渣,不许玩了,给我写作业!”


金:别以为你仗着未成年人保护法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也是未成年人!


本来金还想再努力一下跟嘉德罗斯成为朋友,但是在看到嘉德罗斯随身携带的粗如儿臂的魔♂法♂大♂棒♂棒后,金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真是越来越不懂现在的孩子都在想些什么了。






“你这个渣渣!这道题又做错了!”


“我昨天不是才给你讲过这个知识点吗?!怎么还是不会!”


“给我做五张数学卷子!”


嘉德罗斯本人一点也不像他的包子脸一样亲切!


金拿着画满红叉叉的本子和被嘉德罗斯勒令做完的卷子,悲苦的想。


而且我还只是个初中生诶!要不要这么严格?!


虽然金心里有满腔不满,但他也明白嘉德罗斯这么做是为了他好……吧?所以作为一个有恩必报的孩子,金承包了嘉德罗斯每日的早午餐(金:等一下,这么一看我不就比他累得多了吗淦,而且我为什么要给折磨我的人做饭吃啊!),两人的关系也就这样慢慢好了起来(金:我才不要这种建立在吃上的友谊啊!好塑料啊!)。


与升温的关系对应的,是金毫无起色的成绩。



格瑞盯着金一副肾虚样已经有好久了。


明明是激情放飞的年纪,金这样从小欢脱到大的孩子应该尽情玩每天都活力满满才对,怎么从半个月前起金就累的不行的样子,放学也不出去玩了……


作为金的幼驯染,格瑞表示虽然他不在意但是也要关心一下金的近况(其实只是闷骚)。与金促膝长谈后,格瑞终于了解了半月以来都发生了什么。


无非是一只九岁小猴子给金私人补课剥夺了金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还把他的爱心午餐给吃了嘛。


我吃柠檬:)


“金,你这样不行。”


银发少年向来古井无波的表情罕见的带了一丝担忧,他微蹙着好看的眉头,紫水晶般的眸子定定的注视着面前的金发少年。


“他不了解你,以后我帮你补课吧。”


金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嘉德罗斯:敲里妈:)


格瑞:跟我抢金,再修炼五百年吧小猴子。


然后金的成绩在了解他的幼驯染的帮助下飞速提高,嘉德罗斯就这样认识了格瑞,并与他成为了宿敌。





“啊,最后一个室友来了啊。”


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了金的思考,金转过头,看见一个紫红色头发的温柔青年正推门进来,注意到金的视线后,他腼腆地笑了笑。


“我是紫堂幻,第二性征为beta,请多指教。”





tbc

评论

热度(155)